联系方式
联系人:张经理
联系电话:0513 85333188
QQ:84585777 2649443177 2079264977
联系地址:柳州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受够了制药商 美国300家医院决定联合创立制药公司

作者:柳州市益夕阳贸易有限公司

多年来,因投资商操纵着市场而导致心脏药物等基本药物变得稀缺,或者价格飞涨,医院的管理人员对此表示非常失望和不满。

受够了委屈,美国一些大型医疗集团开始反击:创立自己的医药公司,打入药品市场。这是业内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300家医院组成的制药公司

山间医疗集团(Intermountain Healthcare)首席执行官马克·哈里森(Marc Harrison)说:“这是对奸商的一个警告,我们不会听之任之,而是会继续努力解决问题。”

尽管山间医疗的高层不愿透露他们计划生产的药物名称,但长期以来,医院一直缺乏像吗啡这样的药物,也常常面临心脏药物硝普钠等老式非专利产品的突然涨价。医院也因其服务收费(包括一些药品的收费)过高而备受指责。

包括全美最大的非营利性医院集团、天主教医疗系统阿森松医疗公司(Ascension)在内的几家大型医疗集团,计划组建一个新的非营利公司,为医院提供一些非专利药品。另外,退伍军人事务部(The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也表示有兴趣参与其中。目前,该集团已经大约有300家医院参与,预计还会有更多医院加入。

哈里森表示,新组建的非营利公司只打算关注特定药品的生产。他说:“有个别地方存在问题,我们并不是指责整个行业。”杜克大学医学院教授凯文·舒尔曼(Kevin A. Schulman)一直从事仿制药市场的研究,他建议:“如果大家团结起来,共同维持仿制药市场,将会对那些试图操纵仿制药市场的奸商造成巨大的威胁,让他们三思而后行。”

 

不得已的尝试

这个想法的目的是直接挑战那些在某些市场上拥有资本的行业巨头,他们收购老式的非专利药品,进行垄断,然后再大幅提高价格出手,激起公众的愤怒,并引发一系列的国会听证会和联邦调查。其中一个最臭名昭著的例子当数前对冲基金经理马丁·什克雷利(Martin Shkreli)了,他在2015年将一种十多年的救命药物达拉匹林(Daraprim)的售价从13.5美元1片涨到了750美元1片。

在过去十年里,医院还在努力解决数百种重要药物的短缺问题,从注射吗啡到碳酸氢钠(小苏打的医学形式),当只有一两家制造商生产这些产品时,这种短缺就更加严重了。Trinity Health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吉尔菲兰(Richard Gilfillan)说:“我们看到的是药物的短缺和价格的飞涨。”Trinity Health是一家大型天主教系统公司,在美国二十几个州设有医院,也将加入进来。他还表示,“目前对药物短缺和药价飞涨还没有任何有效的反击。”

山间医疗的高管们不愿讨论更多项目细节,他们担心竞争对手可能会通过迅速降低药物价格的方式将他们赶出市场,稍后再把这些药品进行再次提价。他们透露,将会把重点放在价格大幅上涨的或供应短缺的药品上。哈里森说:“我们将不得不非常小心。”公司将依靠第三方生产商或自己来生产药物。新公司最初将重点放在向医院出售,但官员表示,他们最终可能会扩大产品的供应范围。

美国退伍军人健康管理局(Veterans Health Administration)负责人卡罗琳·克兰西(Carolyn Clancy)说,其药学专家已就该项目与其他医院进行了磋商,目前正在研究其可能参与的细节。她说:“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将仿制药短缺的影响降到最低。”虽然该机构能够为退伍军人讨价还价,但“我们并不一定控制供应”,并且也像其他医疗机构一样经历了药品的短缺,包括最近缺乏的生理盐水。

 

仿制药市场的现状

除了达拉匹林,在过去几年里还有一些老式的非专利药品价格大幅上涨。2015年,威朗制药国际公司(Valeant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成为了华尔街的宠儿,因为它向投资者出售了购买旧药品的商业模式,随后大幅提高了价格。那一年,它大幅提高了两种心脏药物的价格——硝普钠和治喘灵,几乎一夜之间就让医院增加了数百万的药品费用。威朗的做法使其遭到了一系列的调查和国会听证会,以及公司领导层的人事变动。

非专利药行业的代表们指出,许多最引人注目的案例都涉及那些没有专利竞争的老式非专利药品。非专利药品生产商和药品协会表示,其成员普遍欢迎竞争。集团发言人艾伦·戈德堡(Allen Goldberg)说:“整个仿制药行业都以竞争为前提,竞争也为患者带来了巨大的节约。”

但仿制药生产商也受到了审查。比如,抗生素盐酸多西环素的价格,从2012年的5.6美分一片上涨到2013年的3.65美元一片,引发了一场国会调查,以及州和联邦政府对一些业内最大的公司的价格调查。2017年秋天,州总检察长联盟扩大了价格控制的诉讼,指控18家公司从事涉及15种药物的非法行为。

关键在于如何保证质量


阿森松医疗公司首席执行官安东尼·特欣尼(Anthony R. Tersigni)表示,他和其他医院的高管都认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自己去解决问题。他说:“我们集体采取这一立场,而不是等待并希望仿制药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正视它。”

山间医疗的高层表示,他们将寻求获得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该局承诺将优先考虑那些希望在没有竞争的市场上制造仿制药的公司。

另外,该项目还拥有强大的顾问阵容,包括内布拉斯加州民主党前参议员鲍勃?克里(Bob Kerrey)、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前行政主管唐纳德?伯威克(Donald Berwick)和药品制造商安进(Amgen)的两名前高管等。

犹他大学的药物短缺专家艾林?福克斯(Erin Fox)表示,创建一家非营利性制药公司的想法是非常有希望的。她说:“我认为任何增加供应商数量的事情都会有所帮助。”她还补充说,关键在于选择合适的第三方制药商来保证质量。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http://www.wnbad.com/. 柳州市益夕阳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6666号
联系电话:010-56288888/57175888 联系传真:010-56288888 电子邮箱:ylcbjl@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